一行文字二十四

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:20200128 【字体:

  一行文字二十四

  

  20200128 ,>>【一行文字二十四】>>,但我们要面对的显然更多。

   鼻尖,距垃圾不到半米;脚下,时有污水涌上来。“一天工作下来,吃的东西坏没坏,我已经搞不清楚了。

 

  铺膜工首先要做的,就是给垃圾穿上这层独特的“外衣”。热浪裹挟着恶臭,不断地向我们袭来,喉咙不停地干呕。

 

  <<|一行文字二十四|>>  天子岭一日,我们也清晰地聆听到,每个铺膜工的心声。

   摸出温度计,放在膜上:74.6℃。  嵌入衣物纤维的异味,回程时地铁上遭遇的异样眼光,反而更让我们对铺膜工群体肃然起敬。

 

     时不时,他会蹲下来,从口袋里掏出记号笔,在塑胶膜上画一个圈,并扯开嗓子招呼同伴:“有漏洞,快过来补喽!”  同伴从附近的“山头”纷纷赶来。烈日下,记者赵路(右二)和铺膜工们一起匐地铺膜记者王逸群拍友吴玉琳摄  第1步穿衣   匍匐铺膜,吸进鼻孔都是臭味  午后的阳光,明亮得令人眩目。

 

   烈日下,记者赵路(右二)和铺膜工们一起匐地铺膜记者王逸群拍友吴玉琳摄  第1步穿衣   匍匐铺膜,吸进鼻孔都是臭味  午后的阳光,明亮得令人眩目。  袁建良把24岁的儿子,推荐到填埋库区旁的发电站工作。

 

   还未上场,我们已干呕不已。下午1时许,我们登上了天子岭山顶。

 

  (环彦博 20200128 环彦博)

信息来源: 湖南日报    责任编辑: 环彦博
相关阅读